火焰与吻

感谢你降生于这个世界。
我想抱抱你,恺撒·加图索。

你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像流过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WE AER VEMON!

 

不正经的人鱼paro

火锅吃咸到睡不着想个人鱼paro

添个私设

就恺撒和其他人(没想好和路?楚?)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次代种的龙王同化,龙血像病毒一样入侵血液,把少爷变成了类似人鱼的存在

之前还能维持神志,但渐渐就会变成死侍之类的东西(参考黑月之潮源氏重工那里被饲养的emmmmm。

如果走路楚线的话应该就是路明非说服楚子航拼死保密,然后和慢慢变成小傻子(不是)的人鱼少爷一起生活。心里慌的不行也要用尽全力教少爷就算变成死侍还能留点认知还能认出他俩啥的。

不过想想最后肯定会被加图索家发现吧。

那估计应该就是会被以保护的名义囚禁起来。

刚离开路楚两人的少爷慌的一批。大尾巴一甩能把加厚的防弹玻璃打出裂痕。(我掰的👌

加图索家看着自家费尽心血培养的皇帝突然就变成了龙种也很方,弗罗斯特更是气到头秃又急到头秃。但恺撒现在的状态安静无害得不行,加图索家秘密那么多,不介意再多一个。

保护和照顾的工作自然而然的又交给了帕西。恺撒对这个照顾自己的年轻人有着莫名的信任。他有时候会探出水面像楚子航教他的那样向帕西招手,也只是好奇的触碰一下那双色瑰丽的琉璃眼就翻身继续回水里吐泡泡。但更多时候是在想路明非或者楚子航什么时候接他回家。

路恺

比起楚子航,他更喜欢路明非。很大原因可能是路明非会不时带“点心”给他。

路明非看着优游自在的自家老大,准备扔出下一条小鱼干的时候突然想到等等这好像是在投喂……“宠物。”小魔鬼的出现总是这么突然。“哥哥你不喜欢这么形容他,那我就帮你说了。”

楚恺

他是被清冽的水声惊醒。耳边还似乎余留着梦里那太古的歌谣。对比之前这次醒来的时间尤为漫长,楚子航甩甩头,手先抓住了村雨,后知后觉才想起来那是恺撒尾巴拍打水面发出的声响。

“你在唱什么?”他半坐着靠在冰凉的水箱玻璃上,微微偏过头看着水里的人鱼喃喃低语。

帕恺

“帕西…帕西……”他刚吃完药就听见一声声急促的呼唤。恺撒是会叫他的名字的。并不像路明非描述的那样需要一遍遍的重复告诉恺撒那些常识。

他疾跑了几步,然后在那扇厚重的门前站定,理了理衣角。加图索家为了保护恺撒建造了一间隐秘的监护室。那里极尽所能的升级了安保系统和隔音设备。有时候帕西会怀疑自己究竟是怎么透过重重屏障听到恺撒的声音,而那有些缥缈的呼唤又确确实实在耳边萦绕。

恺撒趴在水池边,示意他低头。他发觉自己越来越察觉不到恺撒的用意。那个记忆里一直任性的少爷不断长大,直到他现在突然变成了一条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鱼。

帕西单膝跪在水池边低下头去看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他很少直视那双眼睛。他既是随时可以出鞘斩杀敌人的利刃,也是永远站在少爷的身后听着那些孩子气的要求准备随时帮他订下某个靠窗供他看落日的餐馆的合格的加图索家的秘书。

真正的恺撒就藏在那里。他想。

室内的空气有些湿冷。人造阳光提供不了多少热量。更何况现在的人鱼少爷并不喜欢。他右手横过腰间,那里藏着一把折刀。“必要的时候,”可以斩杀。他被这么叮嘱过。

帕西等着恺撒的命令或者又一次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恺撒伸长了手臂向他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近。他不知道如果恺撒真的动手他会不会把刀拔出来,应该会。但无法克制的紧张却又让眼睛疼痛起来。

那只冰凉苍白的手带着水汽最终小心翼翼地落在了那只无法熄灭的黄金瞳上。


  10 1
评论(1)
热度(10)

© 火焰与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