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与吻

感谢你降生于这个世界。
我想抱抱你,恺撒·加图索。

你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像流过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WE AER VEMON!

 

开头即高能

监禁真的太戳我g点了。

与其说喜欢监禁倒不如说喜欢看着对方从不屈到堕落的过程。

路恺指路倒数第二段

楚恺指路倒数第一段

中间有段出自「it's consuming me」这首歌曾让我脑内沸腾emmmm

你从前只能远远的看着他。

看着他肆意张扬的笑,看着他和别人举杯,看着他与死侍缠斗的身影,他挡在你身前背影在你眼里就像坚实的盾,微微伸手就能抓住在风里翻飞的衣角。但你想,太远了,还是太远了。

可你想和他接近到何种地步呢?

你想看到他崩溃的哭泣,在你怀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溢满了泪就像汪洋的海。你伸手抚顺那头阳光宠爱的金发,在他锁骨的咬痕处落下一个缱绻的吻。

可这不对,你想。

他应该是光辉灿烂,耀眼永恒。他应当生来就是太阳,普照万物。可你想做的一切却只想让太阳蒙尘。

你把吻痕留在无法被轻易遮挡的脖子上,唇角还有细小的伤口,他一伸手旁人就能看见那双手腕上挣扎过的束缚过的泛着青紫的痕迹。

你用这些大剌剌的方式向旁人宣告“他是我的”。

他顺从的样子让你忘了对方从来不是华贵娇柔的波斯猫,休养的雄狮在那一瞬间亮出了他的獠牙,眼底仇恨屈辱的怒火犹如实质。而那时你想到的却是“太好了,你还在啊”。

脖颈处的血脉突突的跳动着,鲜血淋淋。你握住那只被折断的手作出十指相扣仿若深爱的姿势。听着他的痛楚呻吟在喉间滚过。你有时候分不清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不想看到他顺从害怕的样子,但如果放了他,那个张扬辉煌的世界让你不安,无法触碰到他的距离让你压抑。那双眼睛将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注视着你。尽管里面充斥的东西无关爱情。

…不对,你们中不需要爱情这种东西,他的存在无非满足了你那些病态的独占欲和征服欲。

他是曾经的皇帝,被豢养的雄狮,只独属于你的王妃。

你缓缓俯下身,含住他柔软圆润的耳垂,舔吻轻咬着脆弱的耳骨,你得把那句话刻在他灵魂深处,在他深夜纵酒狂欢之时在脑海中犹如惊雷响起。

“你是我的。”

这个魔鬼低语。


你想和他接近到何种地步呢?

我想要得到他。他的眼睛他的皮肤他的灵魂他的温柔他的固执他的骄傲与尊严他的刻薄与诅咒他的需求与不安他的光鲜和阴暗他的过去与未来。

他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

「其实我对我喜欢的任何角色都抱有这种想法,他们大多是强大的存在,精神的象征。就是那种人我才会好奇当他们全面倒下的时候该是何种样貌。但造成这种情况的不能是别人,只能是我。任何人也不能看到你脆弱的一面,只能是我。你依然是那个美丽强大的存在,只有我才能在哭泣的时候吻你。」之类的。

我可以把全世界都给你,但除了自由,那会要了我的命。


黑化题材其实挺适合路明非的,这个衰仔真是有无限可能啊。

直到最后金色王妃就要死去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抱着他哭得手足无措。那个雷厉风行的黑皇帝一下子就又变成了雨夜被抛弃的小败狗。他说老大我错了你别睡…不要死的言灵不管用了,他亲眼看着这个灿烂的灵魂沾满血迹在怀抱中枯萎。恺撒想的则是太tm不争气了你可算是清醒了而他这时候能想到的也不多了,濒死的脑子里这下也不知道该憎恨谁回忆谁。他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鲜血大口大口的涌出其实也说不出什么。就看着这个哭成狗的小弟在眼前慢慢模糊。就这损色到底是谁啊当初要杀死他多简单啊可当时为什么就是没动手呢。

这个由他为中心幻想构建的尼伯龙根终于开始崩坏,地面陷落,穹顶坍塌,末日已至。

天幕透过的唯一一束光下孔雀也收起了华美的尾羽,放下了一直衔着的刀。


换成楚子航估计就没戏了。

师兄直来直去跟把刀似的,摆在他面前就两条路喜欢就说,不过他大多会选择喜欢就为他着想离他远远的。恺撒是什么人啊,私自绑起来给他俩处一起三天就能打起来,从地上打到床上,手上戴着铐子流着血还能怼着楚大会长的脖子跟狮子咆哮似的问你是不是想死你到底想干什么。按照言情走向应该就是这时候楚子航睁着那双永燃的黄金瞳,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想说的话在肚子里百转千回,他张嘴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就把恺撒说懵了。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的这个想法让他有些莫名的烦躁,却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过近得危险。而摆在楚师兄面前的问题就是吻还是不吻。恺撒说你先给我解开,我再考虑听你解释。上床是不可能上床了,然后他俩从床上打到一楼天花板。(Ex喵?

  41 10
评论(10)
热度(41)

© 火焰与吻 | Powered by LOFTER